信报网

莎翁同人文《女巫的子孙》:复仇故事的第三种结局

带有复仇元素的故事总是那么迷人。

无论东西方文化有哪些差异,人们对于“以牙还牙”的兴奋点是相同的,诸如东方的勾践、伍子胥,西方的希斯克里夫、基督山伯爵。此外,复仇题材的影视剧更是不胜枚举。

传统中的复仇故事一般是以惩罚坏人、快意恩仇作为结局,这绝对是喜闻乐见。而近现代则愈发为了拔高“人性之光辉”,大多是用了“宽恕仇人”这样政治正确的套路作为结局。

那么,是否还有第三种结局呢?

近日,被誉为加拿大文学女王的玛格丽特·阿特伍德创作的《女巫的子孙》引进出版,这本小说改编自莎士比亚创作的最后一部剧本《暴风雨》,它将为我们提供答案。

说起阿特伍德,除了加拿大文学女王的头衔外,她也是每年呼声极高的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而今年在网络上形成话题性的美剧《使女的故事》,其原著小说也是出自这位作家之手,她本人还在剧中客串了一把。

如今她又献出了一部莎翁经典的“同人文”,不知又会掀起怎样的“暴风雨”呢?

搜狗截图17年08月13日0643_1

巧妙避开毁经典的嫌疑

但凡涉及到改编经典,人们往往会吵得不可开交,有些人对原著有“洁癖”,无论是影视化还是戏剧化的改编,认为都应该忠实原著,谁要是敢对经典动手术,那绝对是大逆不道;还有些人则是非常先锋,认为对于经典必须要注入时代感,一些老旧的结构必须顺应潮流,原著人物的性别、好坏都可以大胆修改。

就比如中国的超级IP《西游记》,由此产生出的一系列小说、影视作品,就是否忠于原著的问题那可是最容易抢占网络话题的头条。

庆幸的是,阿特伍德在《女巫的子孙》一书中,既没有把莎翁经典改得面目全非,也并非在复刻原著,她聪明地采取了“戏中戏”的方式,小说中的主角是一个妻女双亡又被合伙人算计的戏剧导演,他苦心谋划了十二年,最终通过在监狱执导了莎剧《暴风雨》,实现了对仇人的报复并夺回了属于自己的一切。

这种故事套着另一个故事的写法,真是应了那句老话——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3

不懂莎学也不影响阅读

对于中国读者,虽然大家都知道莎士比亚,近年来莎士比亚的不少戏剧也搬上了中国的舞台,但原著《暴风雨》还是有些冷门。

不过读者却不必为此担心。

《女巫的子孙》一开篇就先把《暴风雨》的原著梗概放上来了,而小说本身故事主线中的人物也都暗合原著,小说人物在逐步实现自己复仇计划的途中,作者还借助主人公向读者普及了原著的故事内核,读者不仅能领略到阿特伍德高明的小说技巧,还能从小说中了解到不少戏剧知识。

即便是对莎士比亚了解为零的人,也能够被《女巫的子孙》大胆新奇的复仇故事震惊到,而对莎士比亚有着深入了解的人,则会在文中许多一语双关之处会心一笑。

5

原著里的反派被“扶正”

《女巫的子孙》书名乍一看很像是一部讲述和魔法有关的幻想小说,但实际是来自《暴风雨》中的一个反派人物(其实也可以说是反派怪物)凯列班,这个人物自打从莎翁笔下诞生后就没少被后世的文化学者拿出来研究。

起初他被认为是一个野蛮的、邪恶的、淫乱的角色,说不清是人还是怪物,总之是持以否定的,后来随着时代的变迁,凯列班又被视为弱小者的代表,被视为殖民浪潮下追寻自由的符号。

凯列班能够从原著中的反派——甚至在反派中都只能算作是配角的家伙,如今成为了小说标题的来源,可见作者用心良苦。小说中的复仇主战场就是监狱,而监狱里那些被主角利用的囚犯,其实就是暗喻凯列班,他们在普通人眼中可能是十恶不赦、无法教化,但在主角的调教下,却都认真充当着演员的角色去修改剧本、揣摩人物,虽然他们曾经触犯法律,但社会却不应该只知道用监禁的方式去抛弃他们。

这种对于底层人士、边缘人士的刻画,应该是小说复仇主题以外的令人感到温情有趣的一面。

惩罚与宽恕仇人都太俗

回到本文的开头,阿特伍德的《女巫的子孙》为永不褪色的复仇文化提供了第三种结局。

以往复仇故事的结局,即便是莎翁本人在《暴风雨》中的结局,都难逃惩罚或者宽恕的俗套。前者大快人心却缺少升华的满足,后者营造崇高的姿态却又有失矫情,毕竟那些男默女泪的宽恕坏人的圆满大结局,无不是建立在复仇之路的末尾上,从一开始就去宽恕坏人很难得到广大认同,这显得太圣母。相反,卧薪尝胆、苦心谋划后好不容易可以彻底消灭对方,却玩了一把慈悲心肠,这种反差往往能讨巧。

但带来的恶果在于,原本想用宽恕的光辉压住复仇的焰火,却反而印证了复仇的合理性,这不是人类愚蠢的本能,而是实现人性崇高理念的捷径。

因此,这两种结局都显得太俗甚至巧诈,因为这让大家关注的始终是复仇者究竟会选择哪种方式去面对恶人,却往往忽略了这两种选择实际上都逃不开一个事实——复仇者的创伤难以愈合。

因此推动《女巫的子孙》故事前进的线索是主人公看到的“女儿”,这个幻象是复仇者的心魔,真正能为复仇故事画上句号的不是对仇家的终结,而是自身内心创伤的愈合与解脱,也就是第三种结局——宽恕自己,这想必也是阿特伍德女性主义独特视角下对复仇主题的全新演绎吧。

信报记者 刘杭

精彩推荐